万达体育的野心和努力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6

  过去几年,盈方体育传媒集团(以下简称“盈方体育”)一直处于新旧秩序的过渡带上。

  这家瑞士体育机构的主要聚焦版权交易,以及为众多体育行业协会提供营销服务。2015年,它被大连万达集团以10亿欧元的价格全资收购。

  同年,万达体育集团并购了美国世界铁人公司。2016年,盈方体育又获得了体育/娱乐数字服务平台Omnigon的控股权。

  其结果是,盈方体育一只脚踩在了众多国际体育行业协会的心脏上,另一只脚踩在了体育产业领域最强大新兴力量的心脏上。它将代理机构的商业逻辑与数字化愿景结合起来,不仅能够服务于精英阶层,而且有了越来越广泛的大众参与属性。

  盈方体育总裁、CEO菲利普-布拉特,同时兼任万达体育的副董事长。他表示:“从商业的角度来说,盈方发展迅猛。我们延长了与欧洲手球协会的合同,加深了与国际篮联(FIBA)的合作。羽毛球方面,我们与世界羽毛球联合会(BWF)建立了合作,开始了新的项目。其他续约谈判也非常顺利。与此同时,我们在数字服务上进行了大量的投资。过去几年,我们都能实现两位数的增长。现在盈方有超过1000名员工,其中四分之一的员工为数字化部门工作。”

  菲利普-布拉特也谈到了万达体育其它业务的开展情况。“铁人三项项目在安德鲁-梅西克(世界铁人公司总裁)的领导下也取得了长足进步,业务走向多元化。世界铁人三项赛与摇滚马拉松、世界马拉松大满贯和山地自行车赛事Cape Epic都有合作。”菲利普-布拉特说。

  他还表示,万达体育中国在杨东为(万达体育中国区总裁)的领导下,以国际自行车联盟合作伙伴的身份运营了环广西自行车赛,同时承办了中国杯足球赛。此外,万达体育在中国举办多场铁人三项赛事。全资入股成都(双遗体育)公司之后,在中国境内开始运营一系列马拉松赛事。

  盈方体育以及其他公司都以独立的实体进行运营,但处于“万达的保护伞”之下。团队的领导们会定期举行会议,建立了有效沟通机制。

  受惠于赞助世界杯等举措,万达体育在全球的知名度有所上升。但其母公司万达集团在娱乐以及房地产领域扩张的野心有所收敛。因为收入的下滑,以及来自某方面的压力(某方面你懂的,译者注),万达主题公园业务以及万达在马竞俱乐部所持股份都被抛售。

  与之相反的是:万达体育的状况似乎越来越好,该公司2017年的收入增长了12.3%,达到了72亿元人民币(约合10.3亿美元)。2018年年初,就有媒体披露,万达正在考虑进行首次公开募股(IPO)。

  菲利普-布拉特豪言,万达体育的目标是成为“全球第一的体育平台”。无论IPO与否,强劲的财务表现有助于万达体育实现这一宏伟的目标。

  中国走上前台

  去年10月份,菲利普-布拉特来到西安出席了首届国际篮球峰会。这个峰会被看成是2019篮球世界杯的前哨战。在此期间,他接受了SportsPro的采访。

  菲利普-布拉特表示,他2005年加盟盈方之后,第一次海外之旅就是前往中国观看一场CBA比赛。这次出差让他意识到中国是一个复杂、快速多变的市场,需要了解更多当地情况。

  “中国有其独特之处。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,拥有13亿潜在消费者和粉丝,以及3.8亿个家庭。在媒体方面仍然有机会,因为媒体只有一个巨无霸——央视。但在其他领域,还是存在很多竞争。”菲利普-布拉特说。

  他还特别提到,中国人与数字化有着极为密切的关联,“他们几乎干什么都用手机,这里面拥有巨大的潜力。腾讯以及其他互联网巨头正在努力抓住这一机会,他们正利用移动互联网产品来吸引体育迷。技术在这个领域将发挥着重要的作用。”

  在菲利普-布拉特看来,中国的体育赞助业务正在稳步增长,未来仍有足够的潜力可挖,“现在绝大多数赞助还是以品牌展示为主。未来,大品牌可以与版权持有者建立真正的合作伙伴关系,进行更加深入的合作,而并非简单的品牌露出。”

  菲利普-布拉特同时观察到,中国人最钟爱的赛事是欧冠、世界杯以及NBA。不过,他预计,不久的将来,CBA以及中超等本土IP的海外战略也能取得成功。(它可能过高估计了中超的现状,译者注)

  “中超版权已经在海外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落地。它们还拥有一个推特频道。早在2011年,我们就在美国对CBA的版权进行了分销。显然,中国的体育市场潜力要大得多。这就是中国在体育产业市场上与欧美最大的不同之处。”菲利普-布拉特说。

  不仅如此,新一轮重要国际赛事正走向中国。菲利普-布拉特指出,篮球世界杯将(对中国体育发展)带来“巨大的推动力”,因为“它并简单是中国举办的赛事,而是一项全球化的赛事”。

  他还表示,篮球世界杯以及2022年冬奥会在中国的举办,将让中国体育产业迎来北京奥运会后最佳的发展契机,“中国举办足球世界杯只是一个时间问题,取决于政治决定何时实现这一目标。”

  随着中国成为国际大型赛事的中心,加之2018年韩国平昌冬奥会以及2020年东京奥运会,盈方合作的25个行业协会机构虽大多来自欧洲,却已经把东亚放在了议程最重要的位置。

  “我们看到,中国在建设新的冬季体育基础设施方面进行了巨额投资。对于中国富裕的中产阶级来说,他们想去滑雪,渴望了解冰球以及冬季两项等运动。”菲利普-布拉特说。

  俯拾皆是的机会

  自2011年以来,盈方体育以及后来的万达体育除了在职业体育范畴开展业务,还始终致力于成为引领大众参与体育的全球领导者。

  它们一定程度上是通过收购来实现 。万达体育收购了摇滚马拉松,以及成都双遗体育。此外,它们也创建了一些新的IP,比如欢乐跑中国10公里锦标赛。

  菲利普-布拉特本人就是一名铁人三项的爱好者。“正如欧美一样,中国也进入了人口老龄化社会。这个国家的领导者也意识到,10年或者20年之后,中国也将与西方世界一样面临更大的医疗压力。这将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。所以,我们可以看到,中国政府提倡体育锻炼,鼓励人们投身于体育运动。”

  在另一端,中国的中产阶级收入逐渐提高,渴望受到更好的教育,想去周游世界,他们对于健康更加关注。近年来,马拉松项目在中国呈现出爆炸式增长,“过去五六年时间,中国举办了超过400场马拉松赛事。”(实际马拉松赛事数量远大于这个数字,译者注)

  菲利普-布拉特说,“铁人三项赛也大受追捧,比赛门票很快就会被抢购一空。考虑到政府的支持,这一赛事未来将有更大的需求。我们对此满怀信心。”

  布拉特指出,除了注重健康的人群增加以及体验式经济爆发所带来的机会,训练、营养膳食,以及体育器材等领域也都存在着巨大的商机。“这些需求在中国实实在在存在着。数字化领域亦然,人们喜欢分享自己的训练计划,与其他运动员进行对比。在欧美有很多相关的APP,但在中国这一切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。”布拉特说。

  体育机构的数字化未来

  布拉特认为盈方体育和万达体育在中国乃至全球都有着远大前程。但实际上,对于体育机构来说,这仍是一个充满了挑战的时代。

  赞助市场正处于转型期,一些品牌希望将钱投在体育以外的领域。渴望与体育合作的品牌,也在评估其他更高效的方案。媒体市场环境的变化,进一步扰乱了版权市场,版权持有方需要寻求新的变现途径。

  版权机构MP & Silva就是例子。光大证券和暴风科技联手收购了这家公司的大部分股权。但去年10月份,英国高等法院向MP & Silva下达了破产清盘令。(目前,暴风体育拖欠部分前员工的工资问题尚未解决,译者在此插播一条催款通知。)

  对于布拉特来说,市场上这些震荡释放出了信号,表明体育机构为了满足用户日益增长的需求,需要进一步发展。两三年前,盈方体育就开始了密集的数字化转型,希望帮客户找到并不过多迷恋传统媒体的年轻群体。

  “接触他们是能实现的,我们可以加入OTT平台或者其他流媒体平台。真正的挑战是你需要与他们进行沟通,从而传递品牌价值。但前提是,你必须说他们的语言。如今,粉丝是内容创造者,他们拥有自己的交流渠道。这些渠道可能不是体育营销公司的渠道,不是版权持有方所使用的渠道,也不是品牌使用的渠道。”布拉特说。

  盈方体育鼓励版权持有方站在粉丝的角度来进行思考,创造出不同的方式吸引粉丝。NBA的“微交易模式”是新的支付方式,允许用户购买单节赛事。

  布拉特认为它们需要在球迷的数字生活中建立更多的接触点,“特定目标消费群体的生态系统正发生着根本性变化。这对于品牌方以及行业协会来说有挑战,它们需要更多年轻人关注自己的运动。”为了占领这个群体,电竞正在成为盈方体育越来越关注的一个领域。

  同时,盈方体育和万达体育也在积极拥抱新技术,以满足客户的不同需求。“我们引入了另一个创新就是虚拟广告解决方案。我们与一家专业公司Vizrt合作,利用人工智能等新技术,在不改变球场摄像头的情况下,创造虚拟广告。它代价高昂,并不真正受到版权持有者的喜爱。”(令人欣喜的是,PP体育的柏莱特演播中心也已经采用了Vizrt的虚拟演播系统,译者注)

  其实,更普遍的情况是,布拉特已经感受到老牌体育机构对于变革的渴望,希望盈方体育能为它们带来一站式服务。

  “接受并尝试新鲜事物的态度是存在的。只不过,在接受新技术,和运营新技术并实现变现之间,还横亘着一条鸿沟。对于很多版权持有者来说,变现始终令人头疼。而且如今的版权分发,比10年前复杂多了。10年前,你去广播公司把版权卖给它就完事了。现在,你需要知道如何分割版权,弄明白版权卖给谁,清楚你可以免费为它们做什么。现在情况变得更加复杂,这也是我们(盈方体育)可以帮助到它们的地方。”布拉特说。